你的位置:主页 > 气流纺纱网 > 正文

《中流击水》:艺术再现党史 创新担纲使命

更新时间:2021-11-23

  为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而拍摄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中流击水》,凸显人伟大的首创精神、奋斗精神和奉献精神,重点展现了人的初心之纯、主义之真、信仰之坚、人格之美。该剧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出品、总台影视剧纪录片中心摄制、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有限责任公司承制。在总台央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播出后,引发社会热议,传播效果明显。据CSM全国网数据,《中流击水》单集最高收视份额3.32%。在爱奇艺平台,《中流击水》在历史剧热度榜中排名第3。观众、网友口碑很好,被誉为“革命先驱的寻路之旅,党史学习的生动教材。”分析其原因,除了结构宏大、制作精良、人物形象丰富之外,还有许多内在必然因素。

  任何一项伟大的事业都不可能缺失贯穿始终的理想和信念。中国带领人民从积贫积弱走到繁荣富强,完成了1840年以来几代中国人的梦想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人民幸福。取得成功的核心就是一如既往地践行“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理念。《中流击水》紧紧围绕这一理念,采用多种创新艺术表现手法,全景展现了中国从诞生、发展到不断壮大,率领中国人民奋勇前进的百年辉煌历程。

  观《中流击水》,人们能够看出中国人不仅继承、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而且不断坚定、升华着自己的“初心”。“不忘初心”是中国在新时代提出的一个重要命题,但这个命题绝不是抽象的,它植根于每一位党员的人生选择和行动中。从这部主旋律作品中,我们能够看到它同样植根于电视和文艺工作者的日常工作生活中。只有抛弃势利,才能立意高远;只有初心共振,方能引起共鸣。因站位准确,立意高远,所以显得生动而硬朗,并且富有强大的感染力。它不仅为人民群众提供了丰富的精神文化食粮,也于无声处巩固了社会主义文化的主导地位。

  成功的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必源于历史、忠于历史,但又要超越历史、升华精神,在真实的基础上进行适度艺术创造,恰恰反映出主创团队的艺术素养和政治高度。

  《中流击水》每一集都可以看到红色革命者的身影,在众多描写革命人物的章节中,有很多情节增加了主创队伍的感情色彩,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挖掘出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情节并叠加了创作者揣摩的心理描写。例如,第一次看到《宣言》中译本,兴奋不已,夜不能寐,而看到精彩处更是忍不住跺脚称赞,几次影响楼下房客睡眠。这样的演绎刻画出虔诚的革命者纯粹激情和看到前进方向时的欣喜若狂,具有强盛的政治生命力和艺术感染力。

  《中流击水》将历史本质艺术化呈现给观众,实现“历史真实”和“艺术虚构”的辩证统一。创新推出的融媒体产品在“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叙事原则下,对于历史事件的时间线进行了系统化梳理,剧情饱满富有年代质感。如接连还原了巴黎和会外交失败、五四运动、驱张运动等诸多历史事件,其中还穿插着进步学生赴法留学、周恩来等成立觉悟社、李大钊胡适的主义之争、杨昌济病逝等一系列事件。许多受众被剧中的生动刻画所打动,真诚地评论道“这部剧可以说极尽全面地概括了那段历史”“革命先辈的故事值得了解,电视剧真实反映了历史原貌”“事件多而不乱,仿佛被带入历史情境中”。这样的历史再创造,从创作者自身来说是一次次的升华提高;对于受众而言,则能更容易地引发情感共鸣,从而增强主旋律文艺作品的传播效力,营造强信心、暖人心、聚民心的精神氛围。

  如何讲好重大革命历史题材故事,是宣传思想文化战线面临的现实命题,也是广大创作者必须紧跟时代变迁的创新话题。在一部革命历史题材剧中要做到思想与故事并驾齐驱,细节与内涵相得益彰,绝非易事。

  《中流击水》将崇高与日常、【健康解码】什么才能算好椅子?久坐人群需要!使命与人性水乳交融,以润物无声的艺术手段,以小见大,互联网企业如何完成从创始人文化到。润染了红色革命理想和顽强不息、脚踏实地的奋斗精神。该剧从小处入手,以朴素感人的细节,衬托崇高革命理想的创作手法,不但能深深打动普通观众,更能让人对领袖人物由衷产生崇高敬意。片中的主要人物既是志向远大、舍身忘己的救国之才,又是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中华好儿女。如杨昌济,作为一位接受了儒家传统文化、西洋文化双重熏陶的近代伦理学家、教育家,可以说是极具慧眼的伯乐,他曾预言:“毛、蔡二生将来必然是中国的栋梁。”他的思想和人格对产生了深刻影响。杨昌济病逝,作为一个忧国忧民的革命者,用积雪做成花圈祭奠先师岳父。这看似平常的一幕,却让无数人不禁泪目。正是这些用心良苦的艺术设计,生动刻画出了党的领袖和前辈“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感人形象,从人性深处证明了中国具有强盛生命力,并持续受到人民拥护的根本原因。

  《中流击水》堪称是激发正能量、弘扬真善美的主旋律优秀作品的代表,具有不可低估的现实价值和历史影响。时代变迁,精神永恒。正是越来越多像这样的优秀作品,将红色革命历程的积淀和营养,润物无声地传递给广大受众,既起到了重要的思想教育作用,也为宣传思想战线提供了鲜活的创作样板。(唐经刚)